刘兴亮:从行业角度谈网络谣言的治理
2013-08-27 13:28:52
  • 0
  • 0
  • 0

8月份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三件大事,这三件大事,我们现在可能还没有那么直观的认识,未来会对我们行业有深远影响。

   第一件事,在8月1号网信办联合北京几家网站推出了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这件事情我也全程参与了,在8月15号通气会,有一些阶段性辟谣成果。

   第二件事,在8月10号,出来了著名的7条底线论,我们也亲切称呼为“鲁七条”。

   第三件事,在8月21号,秦火火事件。这个事件我提前知道,因为这是公安部国家重点工作,要求媒体做好报道,提前接受了几家采访,专门要求保密,这个事情没有做完之前不能说。

   这三件事都有一个核心。包括有一个刊物,其中也提到北京网站推出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推出的很好,成为了一个急先锋。不管怎么说,大家已经认识到了网络谣言的危害。历史上一个著名的谣言,三国时期董卓在当时的首都长安有一个谣言“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把董卓的名字嵌入进去了,之后董卓被吕布干掉了。

   包括在互联网时代,在微博之前我们也有大量的谣言,其实我也是受害者,在博客时代,有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后来也成为业内有点名气的网络营销人员。他在2006、2007年刚出道,写了系列博客大概有十几篇来骂我,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我有一个哥哥,现在也成网络名人了,但当时刚上网,很多网络的东西搞不懂,他看到这个人上网骂我,他就给他留言,让他小心点。结果又给了这个小伙子很多借口,说看刘兴亮他们全家都是黑社会,他们要封我的口。所以,谣言会给很多人带来危害。现在大家都认识到已经到了必须要治理的问题。

   我提几条建议,我们从行业角度应该怎么做。

   第一,最切实和最好操作的还是要管理好我们这些平台网站,让他们做更多的事,这是最直接也是最好操作的。现在可喜的是很多网站已经开始有这样的行动,包括国信办推出的倡议书,包括我们网信办联合推出的辟谣平台。我了解新浪微博专门有20个人做这个事,一个月他们要辟3000多条谣言。我希望这些大网站和平台都能做到有专门的人来做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不仅关系到国计民生,对网站的声誉和品牌都有影响,所以都应该去做。

   现在联合辟谣平台开了一个好头,既然联合,就可以数据共享。比如像新浪微博一个月辟3000多条,那天我专门问新浪微博的负责人,现在他们有这么多谣言的数据,是不是可以开放数据接口,开放VPN,别的网站也在做这样的事情,辟谣也是一件很费精力和成本的事。

   第二,我们应该有惩罚机制。大家为什么去造谣,一定有它的目的,所以,我们要让他们承担一定的后果,当然造谣可能有更重要的目的,有的可能是政治目的,有的可能是商业目的,有的可能是纯粹为了好玩。很多谣言一开始可能没有那么复杂,但是后来被很多人利用,可能有的小孩最开始就是发的微博没有人看,就危言耸听,发点赚点粉丝。对抱着这种目的的人,我们怎么惩罚呢?他想搏粉丝,我们可以判他关小黑屋子、关禁闭。

   如果是出于商业目的,给商业对手抹黑,这种一旦证实了,我们就要公布,让他们能够大白于天下,让这个企业的品牌受到一定损害,这样以后他造谣就会有一定的顾虑。所以,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们要拿出一定的后果,针对不同的目的给予一定的惩罚机制。

   第三,因为这是一个社会现象,需要我们各大媒体和网站来配合,我们都应该开辟专门的板块去做这件事,辟谣以后我们最终曝光。我昨天还收到一条短信,现在有专门的媒体加进来了,北青报专门开了一个板块,应该是第一家加入的,还设了100万资金。类似这种有辟谣的奖励机制和公布机制,我们应该有专门的人做这件事。

   第四,辟谣这件事,不管是从平台角度、网站角度还是从管理部门的角度,都可以去做很多事情,让这件事情受到社会更大的关注。那天我在会议上就说,是不是可以评选年度十大谣言或者说发布谣言的十大平台,到底是什么地方的谣言多,类似搞这些评选,这些东西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和易于传播的。我们还有十大辟谣平台,他们辟谣最多,也花了很大力气。所以,类似这样的我们可以再斟酌,获得社会更多的关注。

   第五,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还是要尽自己很多力量,现在我们也做了很多事情,网信办做了很多事,包括前两天我在承德参加了网信办的会议,这些部门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不管是谣言止于智者,还是止于下一条谣言,谣言都是止不住的,我们只能想办法降低谣言的数量和谣言的传播速度等等。一开始我也说了,谣言是一种社会现象,不是网络所独有的。

   这两天因为这个事我接受很多媒体的采访,包括很多境外媒体,他们都在说是不是我国这种机制所以谣言很多,任何一种社会制度都会存在谣言,它是一个社会现象。我们认识到这些东西以后,我们应该从各方面尽量来避免,让谣言最少,让谣言的危害最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