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强:辟谣平台运行机制
2013-08-27 13:31:07
  • 0
  • 0
  • 0

辟谣的工作,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指导网站在做,一开始各个网站有各自自己的产品,像搜狐的谣言终结者,百度的阳光行动,360公布钓鱼网站和虚假信息,包括网易邮箱搞了一些产品都有。但后来我们感觉到谣言在社会上大家越来越关注,可能大家关注谣言的立场、观点尽管有区别,但大家都知道谣言的危害性,这一点是共识,也是网站的共识,所以,我们在6、7月份,从5月份开始,我们就开始了对每一家网站辟谣的产品,在传统媒体上进行了宣传报道,开始感觉这个很好。后来我们做着做着,既然大家都做,那一块联合做更好,这样我们就建立了一个机制,确实最根本上还是想互联网互联互通,但现在是信息时代,底层数据还是封闭的,所以,让搜狐做了一个技术上打通的工作,千龙网做信息内容的整合,其他各家网站全部参与的这么一个平台,所以,我们也是有一个起步到逐步的深入的过程,现在北青报北青网的加入,说明平台的影响力也在逐步增加。下一步还要做更深入的一些工作,比如像千龙是它是新闻网站,他就可以核实、访谈、调查,它可以做这个工作,因为传统商业网站不行。这样大家做完以后,通过各自的途径,像搜狐可以打电话联系看这个事是不是真的。这样我们至少从平台上,以平台为主建立了发现、处理、公布、曝光、惩罚的一整套机制,把谣言进行了梳理,一切都在网上实现对违法不良信息的处理过程。

   因为这个事情微博是重点,我们也有了一个微博社区公约,今年委员会的人数进一步扩大。但据我了解的情况,这里面搞法律的很少。

   当然这个规模相对于谣言来说还不够。几个治理措施,一个是做好广大网民媒介素养的宣传,因为我们也意识到,互联网上这些有影响的人,影响力最大的人或者说在某个事件中影响社会作用发挥的比较突出的媒体人占的比例比较大,其他的经济界的名人和互联网界的精英,他们熟悉互联网,他们是靠业界积累来带动影响力,但媒体记者是利用专业素养来做。所以,现在对普通的网民媒介素养在互联网带来的海量信息面前明显不够了,在传统社会上察言观色可能你就能看到,但在网络上看不到。

   第二,关于主体责任,在社会整个管理机制中,网站是一个传播特殊的主体,它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包括传统媒体、记者、公益社会组织,这些主体责任都是不一样的,所以都要发挥积极作用。

   第三,社会机制,社会上的事太多,谣言也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也有违法犯罪的。但这些东西治理还需要全社会的参与,所以,我们就建立这种平台,最终让大家都参与进来,同时通过曝光减少重复辟谣成本。

   第四,利用法律的各种机制,民事调解,民间也有一些自我调解机制。还有行政执法和司法的手段,你也可以告,公安也可以抓,但都要按照法律机制来做。辟谣平台,因为当时我们策划这个事的几个人,当时就想我们每个礼拜互联网规范秩序的工作都要有所进展,所以,我们自己给自己定下,今天干这个,明天干这个,后天干这个,包括大家也注意到辟谣平台的功能也在逐步增加,下一步就会逐渐把刚才我说的这几个机制纳入进来,包括现在在各大网站的首页有一个窗口——举报专区,原来可能说谁谁是大贪官,可能是子虚乌有或者是半真半假的事,但现在这样有一个入口,这其实也是官方的一个出口,将来和这个出口再打通,一步步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