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立先:司法解释是一剂“镇静剂” 应关注长期效果
2013-09-14 14:56:47
  • 0
  • 0
  • 4

司法解释是一剂“镇静剂” 应关注长期效果

——解读“网络诽谤新规”研讨会上的讲话

丛立先: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 教授



   站在比较严谨的立场,有法比没法强,这是主流大的声音。但是中国必须搞清楚这个司法解释出来大的背景,互联网成为一个主要的媒体,舆论的导向,这是没有问题,首先现在已经形成大的格局。当下中国社会存在一定的混乱现象,而这种混乱又带到互联网上,这都是一个大背景下出现的。在这种混乱情况下引入法律的治理,这肯定是最理性的结果。要说必须得判断一个利弊,应该是利大于弊。

   近日,《法治周末》发表了我的评论《网络谣言治理的刑法尺度》。在这里跟大家继续交流。前一阵子公安部开展打击活动,这个司法解释是匹配全国的行动。我希望这个司法解释所扮演及时雨的同时,最好还是一剂镇静剂,它起到理清的作用,确实治病救人。当然这个也不像网络上的批评,这个毁坏了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和因言获罪,这个关系司法解释还是注意了。孙军工召开新闻发布会也强调了这点,司法解释专门强调了一点,如果是事实,不是捏造的事实,你如果是事实,构不成诽谤罪。这也是一个保护,这是有亮点的地方。

   这个司法解释主要解释了几个罪,诽谤、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五个。刑法跟网络谣言有关的罪名大概是十个,他重点解释了五个,也是网上比较混乱的,常常发生的几个,比较有针对性。

这里我提了一个建议,在强调司法解释有利方面的同时,这里必须提一个警告。司法解释的目的是为了社会稳定,治理社会。但是需要警惕极少数地方领导干部可能为了这个达到某些个人的目的而滥用司法解释。例如,正常哪个记者或者媒体举报他,他就找一个机会,给他抓起来,利用这个罪名把他办下。这个需要警惕,否则就事与愿违了,最后把正常的出口,社会监督的出口给堵塞了。

   我还有一个想法是网络谣言治理不能光靠形式。最终实际上形式是手段,这只是一个方法,最终网民自律、互联网协会等行业组织协同,还有行政管理手段,所有的这些匹配起来,才是真正的网络谣言治理比较合理的途径。当然肯定作用的同时,我们应该看到长期的效果。

   说到底,司法解释引起部分民众的担忧,也正是在于此,实际上对过多运用刑法手段来治理社会的担忧,还是深层次的担忧。网络谣言治理不能光靠刑事制裁手段,你要结合起来,民事的,行政的,行业组织的,一个综合的调配,是一个合理的配置。因为网络空间肯定要治理,肯定不能无法无天的,不能乱糟糟的。网络社会也是社会,不能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