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宇哲:318学生强攻立法院 台湾发生了什么?
2014-03-24 10:22:35
  • 0
  • 0
  • 1

作者:沈宇哲

    民国立法院被攻占——自国府迁台后的首次——的宪政记录就此缔造。大概的攻占过程不再赘述,请自行浏览新闻。这里只说四件事,也是我认为学运之所以得以发动,并获得全台范围强烈反响的核心要点。

 

  一、政党政治失效 民意被迫奋起

 

  其实,很多台湾民众是不懂何为《服贸协议》的,即便现在去问也是一样。他们没兴趣翻看冗长无趣的条文,只会瞄几眼正反两派基于各自立场发布的“懒人包”,但你千万不要指望“懒人包”能回答清楚“什么是服贸”这件问题,因为这份协议本就有利有弊,无法用非此即彼的逻辑来评断。

 

  OK,既然如此,为什么学生激动成这样?有话好好说不就行了么?国会就给大家说话讨论的地方嘛。

 

  话是这样讲,但国民党与民进党历经一年的争吵、群殴,结果抵不过“马卡茸”总统的一声令下,朝野协商自此彻底歇菜。

 

  常识告诉我们,代议制民主体制里,国会是民意的最高代表。可惜,民国的这两个政党往往把党意看得远高于民意,党主席一句话比十万张选票更有效。立委们有时只能被动地当“人肉点赞器”,除非下一届他不想再连任了。

 

  服务贸易协议其实很重要,因为涉及数百万人的生计,所以各行各业特别锱铢必较。可是,“马卡茸”政权在咨询行业意见时,只派出18位基层公务员,用打电话的方式问人家:“放陆资来台对你们有没有影响?”这种像极了诈骗集团的意见征求手法,怎么能让人放心?尤其对象还是大陆!

 

  至于那些公听会,你对比大陆各地的水价听证会就差不多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了。“马卡茸”政权的官员除了一再说“大家安心啦,政府会照顾弱势产业的”这类空话外,再无具体配套措施。

 

  那么民进党又有多好呢?呵呵,这个奇葩在野党还沉浸在“两个太阳一个月亮”的深井冰节奏里不可自拔,党内元老算计着不久后的党主席选举都来不及,谁有空来管什么服贸协议。

 

  就是因为看到朝野两党都各怀鬼胎,丝毫不把国家利益放在心里,民国的公民们开始以Facebook、PTT等网络社交工具为平台,火速集结自力救济,发动人民战争让政党靠边站。

 

  二、反的不是服贸,而是国会违法

 

  其实只要按照2013年6月朝野协商的那样逐条审查《服贸协议》,不但不会引起学运,还会提升协议透明度及施政满意度。可惜,“马卡茸”总统没有耐心再等待立法院漫长的审查,对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大党鞭林鸿池发出“最后通牒”:法案必须通过,否则唯你是问。

 

  于是,人民看到了国民党立委张庆忠拿着自备麦克风,趁乱宣布开会并火速拍板法案送出委员会,交院会存查。整个过程只有短短30秒。

 

  如此狼狈又仓皇地行为,使得本来对服贸协议一窍不通的人都会纳闷,国民党到底在心虚什么?是不是协议里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我说的国会违法,指的是立法委员违反议事规则。国会开会之所以不同于街头辩论,重点就在规则。而注重规则就是尊重程序正义,程序有瑕疵,其结果必然无法建立公信。而在国会殿堂里,议事规则是最大的法,神圣不可侵犯。

 

  “马卡茸”总统的逻辑是,好好讨论,民进党必然不配合,动辄霸占主席台或瘫痪议场的行动让国民党无奈又可气。所以时不我待,即便挨骂也要强行闯关。

 

  这位总统好霸气,美帝的奥观海若有“马卡茸”一半的魄力,灯塔国政府也不会沦落到关门的地步。


  三、“逢中必反”与“逢中必软”


  坦白说,这次服贸协议的签署国如果不是中国,而是日本、澳大利亚、印度或任何一个国家,不会有人会吱声,朝野不会对立。最好的例子就是台湾与新西兰签署的《经济合作协定》,目前正在和新加坡谈FTA也未曾遭遇反弹,可偏偏这回的主角是中国。

 

  此次反黑箱服贸的主力军说的最多莫过于香港。在自由行和CEPA之前,水货客不会抢光奶粉、闹市区的老店不会因为高企的租金被迫歇业搬迁、香港媒体不会因为中资威逼利诱牺牲新闻自由核心价值观。

 

  与台湾大资本家盼望服贸协议过关后立刻西进去大陆占便宜的急迫心态一对照,民国人民的“惧中”神经迅速绷紧。

 

  按理说,大陆以割肉地心态对台释放重大利多,应该得到欢迎才对,为什么台湾人不识好歹?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地爱,这份沉重的爱里是不是还夹带着一些特别的东西,是格外让人警惕的地方,也是两岸难解的心结。

 

  短时间内,指望两岸融合都是不现实的。尤其是此次占领立法院行动,意外地让大陆人注意到了这份服贸协议,蒙在鼓里的大陆人惊觉伟光正为了讨好对岸人民,私下竟牺牲了很多利益。这样近乎“施舍”般的大方恩赐,却无人真正领情,实在颇为讽刺。

 

  四、学运新媒体化的可怖与可敬

 

  此次占领行动,另一个鲜明特点是社交网站的作用被空前放大,用FB组织串联、LINE上呼朋引伴,学生透过自媒体方式主导学运走向。一双拖鞋加上iPad就能全球直播,打趴所有传统媒体。

 

  此外,学运中很多学生并非熟人,他们来自多所大学,依靠社群网络的结合,快速达成合作共识,分工配合有序。虽经历初期短暂的混乱,却很快得以纠偏,自觉守护立法院内外的秩序,以良好的公民素养取信于社会大众。

 

  对个别居心不良的执政者而言,社交工具学运化是足以颠覆政权的可怖利器。但于公民社会养成而言,信息充分流动能最大限度争取外界对运动的支持,同时纠正媒体偏颇不足的报道,发出自己的观点。

 

  最后想说的是,从洪仲丘被虐死案兴起的公民抗争波澜与多年来政党发动的动员有很大的不同,人民诉求更趋多元化,政客越来越难以从中收割斗争果实。

 

  未来可以预期的是2014年地方县市选举,国民党败局已定。有“马卡茸”这样的猪队友,真的不需要敌人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